穆里尼奥亲笔:我只想要一个为冠军而战的工作穆里尼奥亲笔:我只想要一个为冠军而战的工作

穆里尼奥亲笔:我只想要一个为冠军而战的工作
穆里尼奥是当今足坛最负盛名,也最具争议的主帅之一,在上赛季中段被离开曼联帅位后,葡萄牙人暂时并未执教新的球队。教练之声网站近日刊登了穆里尼奥的一篇亲笔文章,从中我们可以一窥“狂人”对工作,对足球的赤子之心…我总是喜欢探索未知。那种问题:我可以征服所有出现的困难吗?不止是在一个新的联赛,还有新的国家?在意大利,在英格兰,在西班牙取得成功,都需要有调整和适应的灵活度。有时要逆着自己的固有想法,依据俱乐部和联赛的现实去做正确的选择。甚至在社交层面,你需要懂得每个人的需求,目标和驱动力。我很幸运拥有这方面丰富的经验,这也是为何直到现在,我依然对一个新的国家,新的联赛抱有期待。我只有一个目标,对于我的新工作,那就是为争冠而战。我对此有着深深的执念。也许有人会给我一个10年的丰厚合约,然后告诉我,“我们的目标是让球队停留在积分榜的上半区,所以,如果赛季排名在第7,第8或者第9,那就足够。”然而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我只想要一个为冠军而战的工作,这是出发点,能否成功夺冠,那是我的问题,与球员和俱乐部无关,但我需要一个有夺冠压力的工作,这是我的个性。那是为何我在2004年来到切尔西的原因,那时的球队已经非常接近巅峰,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二,还打进了欧冠半决赛。但是没有一个大球会可以没有荣誉室,所以那个工作就是将切尔西带上另一个维度,那便是拿下英超冠军。那是一个与我的性格十分契合的工作:赢就是一切!我们的首个主场是对阵曼联。获胜非常重要,所以我们传达给球员的信息,我们的野心,想要的结果都非常一致。假如你说,“这个赛季我们会是冠军,”然而首场比赛你就面对直接竞争对手输掉两个三个球,这就是向后退了一步。但我们当天1比0拿下了比赛,我们前进了一步。我在那场比赛中看到了我在季前赛试图注入球队的东西:精神力量,团队凝聚力和战术纪律,然后就是野心勃勃。我把它叫做“孤注一掷”,你必须要将一切力量投入到那场比赛,在每一分,每一秒里。你的技术,身体力量,侵略性,你的情绪管理等等,所有的一切都要做到最好。对阵曼联的那场比赛就是你可以感受到倾尽所有的一个时刻。尽管比赛是90分钟,但即便是900分钟,他们也休想进球,我们就是能够拿下来,与比赛时间无关。当赛季,自9月开始,球队就占据了积分榜首,那时的媒体,那时的人都在说,“他们会在圣诞节前溃败。”但到了节前,他们又说,“他们会在圣诞赛程中完蛋。”然后又变成,“圣诞之后肯定掉链子。”最后是,“复活节就没戏了。”然而那些“预言”一件都没有发生,我们从未掉队。有时候,特别是当下,我感到人们试着去掩饰一些东西,数据,想法,公关,事情的真相。对我而言,实事求是才是达到目标最重要的条件,而当赛季我们的目标就是赢得英超冠军。然后才是你如何去做。我们在场上的表现近乎完美,总是主导比赛。防守方面也是滴水不漏。打进了无数进球,攻防转换时,我们整体联动,杀死比赛。我们几乎无可战胜,不去想是否没人可以撼动我们,而是我们可以干掉任何对手。接下来的赛季一切都更加顺畅,我从开始便知道,我们必将卫冕。球队非常强大,攻防节奏恰到好处,每次攻到对手球门之前,我们都有一种比赛已经拿下的感觉。因为能感受到对手的恐惧,他们想要进攻,但又怕丢球后被闪击进球。想要收缩防守,但知道我们的传中有中路的德罗巴等着一蹴而就。他们也知道,给我们任意球,那几乎就意味着丢分。那真是太好玩了。在我离开时,我感到已经和蓝军球迷建立了良好的关系。我不知道那是好事还是坏事,但那是我加入一个俱乐部时会做的事,那是一种责任,对那些球队支持者的责任。不止是对俱乐部或者球员,还有对球迷,你也要拼尽一切,带给他们想要的。而要达成这样的目标,你不止要从专业角度做事,你还要让自己成为他们的一份子。当然,球迷想要的也是俱乐部想要的,我全力去达成。在国际米兰,我和俱乐部的计划是,第一个赛季保持在联赛的统治力,赢取3连冠,同时,也要在欧冠上寻求突破。而如果想要达成欧战的目标,我们需要上升到另一个维度。第一个赛季,我们最终被曼联淘汰出局。那时候我告诉老板和体育总监,我们需要这样做,我们是个防守型的球队,在收缩筑墙方面无与伦比。但需要将那堵墙提前20米,去主导比赛,进行高压。”为了达成这样的方法,我们需要一个速度型的中后卫,这至关重要。而当夏俱乐部的工作无可挑剔。有时,大道至简,复杂只是一种对自己不够好的掩饰。在国际米兰,我们的俱乐部有着简单的结构,因此当我的第一选择里卡多-卡瓦略无法实现时,他们立刻寻找到了完美代替者:卢西奥。他非常非常快,可以给我们最需要的东西。在那之后,我们需要改善中场的传球质量。球员都非常棒:萨内蒂,斯坦科维奇,蒙塔里。但我们需要更多的主导,更好的控制力。因此,我们引入了韦斯利-斯内德。方法非常简单,球队立刻就适应了。最终我们不仅保持了意甲的优势,也成为了欧洲的一支摧枯拉朽的王师。国米在过去50年里没有获得过欧洲桂冠。即便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阵中拥有世界顶星,也没能达成愿望,那里有一堵看不见的心理壁垒需要打破。我感到最关键的时刻发生在和切尔西的八分之一决赛时。来到斯坦福桥并赢下比赛后,大家开始觉得能够拿下冠军,那是球队需要的关键心理突破。获得那座欧冠奖杯是一个完美的成就。非常不易,我们没有抽到好签。但凭借着野心和果决,最终我们为俱乐部带来了梦寐以求的荣耀。我分析球队已经有40多年,最初是从我父亲的球队开始,那个年代的教练团队与现在很不一样。那时,一个教练,最多再配一名助手,就这么多了。而后来的发展日新月异。但是如果你去探寻比赛的理念,有一个东西从未改变:那就是:打入更多进球的球队赢得比赛,对我而言,那是一切的出发点。有许多方法去达成它,在我看来正确的是,着眼于你的联赛和手上的球员。许多人相信,控球率更高的球队是更加主导的一方,但那取决于你如何看待,一支不怎么控球的球队同样可能是控制比赛的一方。控球可以让你看来光鲜,对很多教练来说,我认为那可能更多是一种公关和面子。但更重要的是,一支习惯控球的队伍必须要还要知道无球时如何应对。同样的,如果一支球队只是疲于防守,不知道重夺控球权时如何反击,那么就变成了对方手中的玩物。在我看来,最好的球队是攻防兼备,各有千秋。最好的教练?成为一个全才。我相信你必须拥有3件武器:第一,专业知识;第二,自己亲身得到的对足球运动的理解;最后,才华。而最后一个是最重要的。它不能从学习中获得,而是在你的血液中,在你的基因里。要么你有天分,要么你就没有。即便是拥有了以上一切,你还是会不停的问自己,我们能赢下来吗?不过这就是我所喜欢的感觉:对未知的憧憬和探索。(杨枪枪)